宅草

献给一些同好们

       日常睡前回想工作一般不会做文字记录,但昨天发生了件挺失控的事,令人心烦意乱。我不应该在不了解前情下就参与这场口诛笔伐,也许是因为现在的崩崩崩让我想起了之前一个游戏带给我的幻灭。

       有些话想献给一些对这个游戏还有着自己的情怀的同好。

       其实我非常理解一些同好在喷侧滑时候的愤怒,作为一个消费者,你消费是为了得到自己需求的,可是当侧滑把你的尊严当成一坨shi的时候,只能骂了。难道还有更好的方法让自己舒坦吗?尊严都被夺走的情况下,一味地去理解去宽容去放缓态度,不是成熟,而是jian。

       不过也希望同好们不要上升到对相关人员的人身攻击,毕竟造成这种现状的是业界体制,而这并不是换一两个侧滑可以解决的。彼此给彼此留一点仁慈吧。

       崩3需要时间找到自己的出路,但这出路绝不是以毁老本为代价的,这是我的浅见。想想看,玩崩3的一部分玩家其实是从崩2过来的,崩3如果要逐渐脱离崩2设定,至少要让不少崩2玩家接受,不然意味着玩家流失。当然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这游戏现在的设定大多数的受众都接受,那么很遗憾,情怀玩家仅仅只是韭菜,被割只是时间问题了。只是,平衡当前受众和情怀玩家真的是一件不能做到的事情吗?仅仅是很难而已,但很多人却会选择直接绕过它。

       最后,有乐趣的事到处都是,希望同好们能找到更多自己喜欢的美好,每一天都充实愉快。

琪亚娜做了个和“Kiana”有关的梦

一些必须要写在之前的是:

  • 虽然tag是琪琳琪,确实也是琪琳琪,但文中直观体验也许会是“我上我自己”。tag打得可能很轻率,触雷的话很抱歉。不过我们知道其中一个确实是西琳小可爱就好了。

  •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的基友,并且她先前没有玩过崩坏系列,但为了我的任性,本来就忙碌的她还是花时间百度了一下人物的设定和背景并写了这篇文。很感谢她,虽然她打死不注册老福特看不到我的道谢w


正文


       琪亚娜第一次见着她的时候吓了好大一跳。

       她正在浓雾中跑得天昏地暗。四周粘稠的湿冷紧紧裹挟着她的身体,一种原地踏步的徒劳感侵蚀着她的神经。琪亚娜大口喘气,疲惫不堪,却仍是倔强着不肯停步。

       因为浓雾,琪亚娜分不清方向,看不见四周,她的双手就一直伸向前方不停挥舞。若是有别人看到,一定会笑她傻乎乎的。

       但浓雾粘稠得化不开,根本什么也看不到;而琪亚娜跑了那么久,也根本没有见着谁。

       琪亚娜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她的。

       另一个“Kiana”。

 

       首先传递过来的是触感。

       琪亚娜挥舞的双手点上了一片冰冷,尖刺似的扎进她的指尖。

       接着传递过来的是音感。

       冰块剥落碎裂的声音层层叠叠铺开在琪亚娜脚下。

       然后传递过来的是嗅感和味感。

       腥臭和苦涩几乎只存在了一瞬间,但琪亚娜很确信她闻到也尝到了。

       最后是视感。

       Kiana从浓雾中走出来,粘稠被撕扯成无数白丝悠悠落地。她紫红色的头发被白丝镀过,也变成了一片白雪洒落下来。

       琪亚娜觉得有些可惜。

    

       正在认真审视自己的Kiana扭头就看见琪亚娜撇嘴的傻脸。

       她蹙眉,似乎十分不满于对方的从容冷静。于是Kiana抬手轻轻抚上大傻气的脸颊。

       然后十分用力的。

       捏了下去。

       “痛痛痛……唔!”

       琪亚娜叫着,却没有拍开她的手。

       因为其实并不疼。

 

       原来是梦啊。

       琪亚娜这么想着,浓雾就消失了。

       她和Kiana正站在一片起伏的紫色海洋上,无尽的风信子生长在她们脚下,将天空的衣角也染上紫红。

       Kiana似乎对于景色的突然转换有些吃惊,一个走神让琪亚娜逃开了魔爪。

       正在琪亚娜沾沾自喜时,却听见对方说了句无聊。

       淡漠的声线和之前的湿冷白雾相较下,奇异的有一种清凉的质感。

       于是风起,于是花瓣纷飞,于是天地旋转。

 

       两个琪亚娜躺在花海中。

       天上淅沥沥下着花瓣雨,飘摇而下滴落在琪亚娜的额头、脖颈、小腹和腿肚子上。

       琪亚娜被痒蹭得咯咯直笑,她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胸中的花朵绽放出口。

       抗争得不可开交的她忍不住望向旁边的Kiana。

       一旁的Kiana神色厌厌,似乎对这温柔的抚慰很是嫌恶,她闭着眼睛。睫毛上的露珠莹莹,衬得她的脸蛋柔软又甜蜜,像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只待王子的一个热吻便能从沉睡魔咒中苏醒过来。

       她的头发上已栖满了紫色花瓣,仿佛成熟欲坠的葡萄,甚至还有果香萦绕其上。

       真好看!

       琪亚娜笑着。

 

       银铃声在花海上空炸开,散作无数星点拖曳出流星的尾巴滑向天边。

       天空忽明忽暗。

       Kiana又皱起眉头。

       “反正无聊。”

       她那么说着,起身支在琪亚娜身上。

       发丝与花瓣吻上琪亚娜的双唇,抚过她的脸庞又在她的锁骨上流连了一圈才退离开去。

       不同于花雨的蹭痒,琪亚娜觉得有一丝炽热的轻疼。

       Kiana笑着对琪亚娜说:“既然你找到我了,那就让我给聪明的孩子一点奖励吧。”

       那笑容流淌着蜜糖,明明都是琪亚娜的样子,琪亚娜却发现她眼眸深处泛起异样的金色光芒。

       她被这金色晃了眼,忘了抵抗。

 

       Kiana伸出手,风信子的叶子乖巧听话的蜿蜒至下,托起琪亚娜腰身贴近自己。

       Kiana带有的果香被她蜜糖似的笑容发了酵,酿成甘甜的红酒倾泻如瀑。

       琪亚娜被灌得醉山颓倒,力气碎得一丝也无。

       她在沉浮中摇曳,像株柔软的花朵在风中颤动,簌簌抖落金色的花粉,和着四溅的珠玑狂舞飞扬又轻柔堕进酒池中,涟漪激荡不停,推挤着酥麻一次次刮蹭脊椎烧灼琪亚娜的意识。

       Kiana捧着这朵颤动不停的柔软花朵,温柔亲吻她粉红的果实,偶尔又恶意的轻轻啃咬,催促它的成熟好采摘而下。

       她略有些冰凉的手指贴紧花瓣,一丝不苟的描摹花朵绽放的形状。

       琪亚娜环着Kiana,炽热上下蹿动要将她由里到外烧个精光,她双眼迷蒙,视线中唯一能看清的只有kiana金色的瞳孔和手中紧抓的发丝。

       白雪在恣肆中浸满甘甜的葡萄色,噬咬着琪亚娜沉入更深的未知。

       琪亚娜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细碎的软糯刺激着酒香愈发醇厚。

       Kiana“哗”地张开翅膀。

       后背上精灵般的羽翼亮出温柔的光芒包裹她俩。

       琪亚娜在快要空白中恍惚了一下。

 

       一只紫红色的火烈鸟看着她俩。

       “……你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请而至的奇怪生物让微醺的kiana醒了酒。

       她将琪亚娜揽进怀中,隔断她的视线,以此阻断她继续天马行空。

       然而兴致被赶得一干二净,口中残存的果蜜也蒸腾不见。Kiana愤怒地挥手,想要清除它的存在。手刚抬起,她忽然脱力倒向琪亚娜。

       她痛苦的埋在琪亚娜胸口,冷汗从她额头滑过,粘着雪丝将她的苍白铺展开,她在小小的痉挛。

       她不甘的苦笑:“现在想强占控制权果然还很吃力……”

       还在空虚余韵中的琪亚娜没有听清。

       她只低头看见kiana蹙眉的样子。

       想了想。

       捧起她的脸庞。

       咬上她老早就觊觎着的樱唇。

       “啾咪!”

 

       “给你一个亲亲不疼。”

       琪亚娜捧着她的脸,明朗笑着。

       “无聊。”

       Kiana在好长的沉默后挤出两字。

       温热的气息扑落在琪亚娜胸口,一点也找不着初见时的清凉。

       在琪亚娜的瞳孔上,映着的Kiana像颗成熟的禁忌之果,鲜艳欲滴。

       于是琪亚娜和kiana沾着甜果的舌上开出花朵,逐渐将两人覆盖,掩埋,沉淀。

 

       闹铃声终于被琪亚娜按下。

       琪亚娜睡眼朦胧地钻出被窝,抻了个大大的懒腰。一顿饱觉让琪亚娜的心情漂浮,好到要唱起歌来。她还做了个好梦,虽然起身就忘记了。

       琪亚娜抚上自己的嘴唇。

       隐约记得。

       有特别甜的味道。

 

End




家庭常用药品清单

太有用了w

浴桶b:

葱开开的小号:



老妈一头疼才发现家里该有的药都妹有……作为一个医生简直失职_(:3  于是列个list,明天出门逛药店血拼去(什么)




心脏:普萘洛尔(心得安): 胺碘酮: 硝酸甘油(速效救心丸);阿司匹林
呼吸:氨茶碱: 孟鲁司特钠; 沙丁胺醇; 阿莫西林;急支糖浆;川贝枇杷膏;盐酸氨溴索;
消化:奥美拉唑; 克拉霉素; 藿香正气液;蒙脱石散;盐酸小檗碱(黄连素);补液盐;
血液:阿托品;654-2;;番泻叶
肾内:(卧槽这个没急症
内分泌:(妈个鸡为什么这个也没急症)
风湿:布洛芬; 柳氮磺吡啶;
神经内科:加多喷丁: 卡马西平;天枢通; 吗啡(没医师资格的小伙伴还是不要买了啊哈哈)
耳鼻喉:氯雷他定; 盐酸麻黄碱滴鼻液(没有医师资格的小伙伴也不要买啊哈哈); 云南白药(外用/内用); 慢严舒柠;
皮肤:炉甘石洗剂;阿达帕凝胶; 维e软胶囊
眼科:阿托品滴眼液; 聚乙二醇滴眼液(思然);氯霉素滴眼液
妇科:甲硝唑;




外科用品(急救包):无菌棉签; 无菌纱布;无菌敷料;酒精;生理盐水;碘伏;无菌手套(很重要);止血带;创可贴




常见必备用药:感冒灵;葡萄糖注射液;生理盐水;; 鲜石斛颗粒;银柴颗粒;玄麦冲剂;散列通;烧伤膏




好了就这么多()有预感这一个月挣的稿费都没了(哇.jpg)




另,药品很容易过期,一般就1-2年左右。囤药时最好买生产日期一致的这样可以使每年药品换血的时候容易一点_(:3     这次就是死在了懒上,自家小药库两年多没更新,直接导致这次妈咪突然发作的时候没药吃,只能哄着她头痛着入睡orz  真是失职啊我




清单上除吗啡、麻黄碱和阿托品外都是吃一车也不会死人的药,比较安全可以经常DIY(ntm)  适用于本身自己是医生或者有医生机油的家伙(。)医生机油是指那种你可以在晚上十点药店关门后联系她并且她可以指导你吃什么药的那种()以上药品90%的医生建议用药都可覆盖到。至于半夜12点发作的,还是不要DIY了自己出300块叫急救吧233333


梦乡(三体同人)

丧心病狂的CP

叶文洁和大凤的故事

 -------------------------------------------------------------------------------


叶文洁依稀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睁开眼睛,黑暗让她没有任何活着的实感,她打算抬起手胡乱摸索,想要从身边寻找一件确实能够感觉到的东西,却发现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沉浸在太空里。


周围的死黑色挤压得她难以呼吸。直到视野里渐渐出现一颗一颗微弱的光点,带着忽明忽暗的律动,像小彩灯一样缓慢而又零散地点缀上整个黑夜,那些星星越来越亮,甚至在他们的轮廓周围显出了光晕。她感觉自己离星星越来越近,强烈的光线让她有些难以适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那些不是星星,而是孔洞,她仿佛置身于一个球的内部,那些出现的光点是透过这些缝隙洒进球内的光和热。孔洞越来越大,球体就像被烧破洞的纸张,随着光和热的侵蚀,慢慢灰飞烟灭。再然后,她就这样看着被毁灭的球体外,三个灼热刺眼的太阳缓缓转动,残酷地炙烤着她。

 

她朦朦胧胧地想着,从她向着太阳按下发射器按钮的时候,这就是她的地狱了。

 

叶文洁睁开眼,发现自己趴在桌上睡着了,胳膊下还压着没看完的学术类书籍,大凤就在她旁边坐着,手脚麻利地做着针线活。桌上的油灯在大凤的脸上涂上了柔和的色彩,将其余部分高明地隐没在黑暗里。她见叶文洁醒了,笑着打趣:“姐,你要再向这样看着看着书就把眼睛往油灯凑,下次一不小心睡着了,头往火上一耷拉,保不准就秃啦。”

 

叶文洁柔柔地笑笑。

 

大凤抬头看叶文洁笑得轻轻的,心想着这人任何时候都温和安静得很。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大兴安岭这种地方,冬天睡火炕,大凤一个本地人倒是睡得习惯,反观叶文洁,一开始不适应,总是上火。想想当初叶才生了孩子,身子虚弱得不行,又因为还没有平反,是被一群屯子里敬重她的人从镇医院给抬到她家来的。


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只觉得她是透明的,大兴安岭薄凉的雪都能见得纯白一片落地归根,却不在她的身上作任何停留,细雪消融在她的肩头、面庞和发间,没有办法给予她安抚。


大凤和她住在一起,每天晚上守在一盏油灯旁,一个干细活,一个看书。日子就像屯子边上的小溪,安宁平和地流逝着。

 

大凤回过神来,意识到刚醒来的叶文洁也正看着她,突然问:“姐,你说天上的星星咋的就不会掉下来呢?”

 

“你害怕星星掉下来吗?”叶文洁轻轻地问。

 

大凤笑着摇摇头,“怕啥呢?它们那么小。”

 

作为一个天体物理学家,叶文洁没有像平时为要高考的孩子们讲题那样,给出科学严谨的回答。她只是说:“它们都很远很远,掉不下来的。”

 

这下,一个心安了,一个却开始心绪起伏。叶文洁放下书,躺上暖炕,她想象着抛去除这间屋子外的整个宇宙,没有球外的三轮巨日,没有球内的一片死寂。夜空就是一个巨大的罩子,正好把世界扣在其中,罩子上镶嵌着无数星星,亮晶晶的,她慢慢进入了这个舒适梦乡。朦胧中,她感觉自己变成了婴儿,躺在一个人温暖的怀抱里。